中文   英文  
   
 
 
   

 

中华尚略
 

EVA在国内外的应用
——美国波士顿商学院访华课题汇报之一
 执笔人:《新理财》资深记者 周红玉

    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关注EVA,但是却发现自己缺乏相关的实施经验。而很多美国公司如可口可乐及AT&T 早在上世纪80 年代就已成功使用EVA来管理公司,如今在美国仍有数百家企业仍然采用EVA 管理方法。

    2011年新年伊始,美国波士顿商学院的研究团队就在史高乐(Stoller)教授的带领下来到北京,自从8年前第一次来到中国,史高乐教授已经记不太清这是他的第几次中国行了,然而有一点他记得非常清楚,就是每次来中国都要和中华咨询的研究团队一起工作。“八年前波士顿商学院的同事介绍我认识了中华咨询的领导。后来我听说中华咨询的员工想加深对西方经济战略的了解。而我的MBA 学生也希望在毕业前得到实用的咨询经验。就这样我们双方开始了合作。”
    在这么多年的合作中,双方共同致力于企业管理领域的学术研究与项目实践,站在全球化的高度,紧跟世界先进企业发展步伐。经过长期磨合,合作效果渐入佳境,多年来成果颇丰,受到了业界的关注与国内外多家大型客户企业的好评,双方也互相成为具有国际视野的战略合作伙伴。本次来华,中华咨询与美国波士顿商学院联合项目研究团队,共进行了三个项目的研究:E VA在国内外应用课题、跨国并购重组课题、中国资产管理公司进入欧美不良贷款市场课题。史高乐教授表示:“作为一种经营理念,E VA已经成为政府监管的重点,因此是上市公司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而像中华这样的咨询公司能够引导客户,帮助他们理解E VA 的优势和不足。跨国重组并购,是另一个政府监管与教育引导相结合的例子。这是因为,需要重组并购的公司,必须面向市场,然后与政府工作相结合,并站在战略的高度来收购资产或公司。而不良贷款,理论上需要政府的参与。为了避免重复欧美国家在处理不良资产上走过的弯路,中国政府正尝试着参与其中。但是与中国过去几年经济的飞速发展相比较,这个领域还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,因此需要大量的引导来帮助企业明确下一步的需求。”
    1月5日,中华咨询与美国波士顿商学院联合项目研究团队——EVA在国内外应用课题研究小组来到中国华能,就该课题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作汇报演说。华能有关领导出席并听取了汇报。汇报从EVA的定义及核心理念,世界知名公司对E VA的应用情况,E VA的应用难点和局限性三个方面系统地理解和阐释EVA,并结合了国际典型案例,深度剖析了E VA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的最新实践情况,赢得了华能与会领导的一致好评。
    自2010 年起,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对国有企业开始使用EVA 作为绩效评估的一个工具, 并从目标管理和战略管理为重转向以价值管理为重。
因此,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关注E VA,但是却发现自己缺乏相关的实施经验。而很多美国公司如可口可乐及AT&T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成功使用E VA来管理公司,如今在美国仍有数百家企业仍然采用EVA 管理方法。本次研究课题的目的是想了解美国先进企业在EVA 管理上的一些经验,从而作为中国公司在E VA管理上的参考。该E VA 报告主要分为三大部分,第一部分介绍了对E VA 的认识,包括E VA 的定义,EVA 的发展史及EVA 的核心理念。第二部分用了几个案例进一步解释了EVA 在每家公司中是如何运用的,其实施效果和案例总结。 最后部分阐明了EVA 的应用难点,如技术问题、EVA 如何与其他管理手段衔接及局限性。
一、认识EVA
    EVA是一种衡量真实经济利润的方法,是对传统财务理论的批判。其产生1991年的思滕思特公司,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发展较快,直到美国政府在2 0 0 2年通过萨班斯法案(SOX),执行团队忙于遵守萨班斯法案(SOX) ,阻碍了EVA的发展,到了2007年,全球金融危机使人们对EVA的研究产生了新的兴趣。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使用EVA呢?因为它反对目光短浅的商业决策;提供了一个衡量价值创造的方法,可以使员工、经理和高管们的目标结合起来。既然EVA有这么多好处,为什么推广起来还是有难度,这是因为E VA的执行有困难,这包括计算的问题、公司文化的
问题。
二、基本内涵
    EVA即经营产生的经济利润,是企业在扣除全部资本成本(包括债务成本和股权成本)之后的所得。其核心理念是股东投资有机会成本,企业只有利润高于资本成本才能为股东创造价值。可口可乐公司前首席执行官罗伯尔多•乔尹孛塔曾经这样说:“只有你投资的钱给你带来的回报高于该资金的成本,你才变富了。”EVA作为衡量资本合理运用的核心管理方式,是在还原实际经济利润、考虑资本的机会成本的基础上,对NOPAT(税后净营业利润)、TC(资本占用)、WACC(加权平均资本成本率)之间共同的平衡、管理,从而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和资本的使用效率。EVA价值管理包括了损益表管理和资产负债表管理两方面,因此,EVA同时揭示了企业经营效率和资本使用效率。EVA的核心理念比较先进,至少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:
    (一)资本是有成本的
    首先,企业的成本不仅包括生产经营过程中的消耗和债务成本(如利息支出等),还包括反映股东或权益资本的成本,即股权成本。股权成本是一种“机会成本”,在相似风险条件下,只有投资者的回报能够弥补其所放弃最佳投资机会造成的损失,才能吸引资本的投入。经济增加值考核的实施,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全成本核算,为保证股东利益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载体。其次,资本成本反映的是预期的回报,预期回报是与风险相对应的。风险越高,股东要求的回报越高,资本成本率就越高。还有就是资本成本率的高低,还与资本结构(股权资本与债权资本占比)紧密相关。通常情况下,股权资本比重越高,资本成本率就越高,但如果企业的负债率过高,超过了其承受能力,就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,导致资本成本率更高。
    (二)资本是有“纪律”的
    这里所讲的纪律,是指资本在使用的过程中强调权利、义务和责任的统一。给谁提供资本是股东和债权人的权利,确保资本高效安全地使用则是经营者的义务和责任。一是要有效使用资本,不要单纯以规模作为追求的目标。新增投资要把是否能够创造价值作为投资决策的主要依据,选择的重点是成长性好、升值空间大、股东回报率高的项目。现有的资产要进一步提高使用效率,通过资产的流动、重组、有进有退,充分盘活,提高质量。二是要确保投资者有稳定的回报,不要涉足自己不能掌控的高风险领域。在战略目标确定、工作重点选择时,要突出长期价值创造,符合股东要求。三是要以新增价值为基础进行激励,不要以牺牲股东利益获得丰厚报酬。只有股东获得与其风险相匹配的最低投资回报,经营者才应获得中长期激励,从而把管理者和员工的报酬与他们为股东创造的价值密切挂钩,鼓励经营者的决策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,有效避免短期行为,实现企业价值创造的持续增长。
    (三)有利润的企业不一定创造价值,有价值的企业一定能够创造利润。
    衡量一个企业或一项投资真正创造了多少价值,不在于其销售收入或利润的多寡,关键是看减去资本成本之后的最终盈余。在考虑了企业的资本属性、资本结构、业务特点和会计政策的差异后,企业的最终盈余越多,其价值创造能力也就越强。
    (四)价值创造提倡股东与利益相关者“共赢”。
    一要保护股东的长远利益,不能以投机、编造虚假业绩、盲目扩张等方式损害投资者的利益。二要兼顾管理者、员工、客户、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要求,不能片面强调股东至上。三要共享发展成果,履行社会责任,不能只考虑企业自身利益。

(本文摘自《新理财》杂志2011年2月刊 第124-第127页)